返回

无奈取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无奈取舍 (第1/3页)
    

“臣惶恐,不知何人泄露了臣的归期,在城中散布谣言。沿途皆是大家闺秀,臣不得已,只得改道。”孙宇相信,李煜对此事心知肚明,自己点到为止即可。

“此事孤已知晓,都是些爱慕卿之文采武功的待嫁女子,爱卿可有相中的?孤可以做媒。”李煜心中本有的一点疙瘩,解开了许多,这孙宇还是识相的嘛。

“陛下,臣立志为大唐出生入死,实在不想有此牵挂。”孙宇听了心中一惊,这李煜怎么想当媒婆了,难道知晓了自己与周薇的瓜葛?

“当真一个相中的都没有?说说看也是无妨。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藏着掖着,孤给你做主。”李煜才不信,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除非今日没遇到相中的。

“真的不曾有此心思,今日路旁女子,臣是一个也没记住,更遑论相中与否。”孙宇立马撇清,这时候成婚可不是一天两天,这流程等走完了,恐怕得明年夏天了。

“当真一个都没记住?这里面还有爱卿认识的人在呢。”李煜说完就盯着孙宇,试图在他脸上看出一些痕迹。

“陛下说笑了,臣在江宁待的时间不长,家父又早已过世,因此与各家都没什么走动,如何认识这闺阁中的女子。”孙宇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依旧心中一惊,还好面色如常,不露破绽。

“太傅府中的薇儿姑娘,孤听闻也去了,孙爱卿不曾注意到?”孙宇虽然表现得没有丝毫破绽,但是李煜决定直接问到底。

“薇儿姑娘也去了?那倒是臣失礼了,不曾注意到,女子太多了,臣急着赶路。”孙宇面露讶色,滴水不漏。

“孙爱卿,你让孤如何说你才好,这如此多的女子,别人求之不得,你倒是避之不及。老安呐,给孙爱卿赐座。”李煜总算过了心里这关,毕竟是自己看好得得力干将,既然没问题,就得开始给恩宠了。

“谢陛下”孙宇挨着凳子前半截,轻轻坐下,今天这关自己算是过去了。

“爱卿的捷报孤看过了,但是这其中详情,还想再听一听。”李煜也曾有过热血沙场的梦,奈何条件不允许。

孙宇将自己在剑州的经历一桩桩一件件,都如实汇报,特别是沙县之战以及后来跟陈洪进的亭峡关之争讲得最为详尽。

“陈大将军、你裤子掉了!哈哈哈~”李煜听到孙宇说起在两军阵前欺诈陈洪进这一段,笑得乐不可支,太尼玛有才了,自己若是在场该多好。

“孙爱卿,你这有点过了,哈哈哈~让孤再笑一会。”李煜只要一想起那个场景,就忍不住。就连孙宇身侧的安近海也是乐不可支,这主意也太馊了,那陈洪进不被气疯才怪。

“陛下,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陈洪进乃是沙场宿将,手下俱是重甲精锐,微臣不过初出茅庐,手下也都是些初上沙场的新兵,只能无所不用其极。况且,兵者,诡道也,只要能获胜,用些手段都无伤大雅。”孙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得把李煜哄高兴了,就算传出去折了些面子,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爱卿,继续说,孤爱听。”之前那些个武将说起战事,不是排兵布阵,就是粮草辎重,太过无趣,哪有孙宇说得如此这般有趣,李煜听得简直停不下来。

孙宇接着将战事之中挑选一些来说,只要李煜爱听,说个通宵都无妨。

“三万两?这陈洪进当真有钱。”听说孙宇拿一个义子从陈洪进手中换来三万两白银,李煜还是颇为吃惊的。陈洪进有这三万两,自然无可厚非,毕竟彰泉二州富庶,可这拿三万两换一个义子,他手中该有多少个三万两?

“陛下,微臣擅自做主,还请陛下责罚!”孙宇单膝跪地,毕竟未经许可,就放了贼酋,还与陈洪进做了交易。

“剑州当真如此贫瘠?”陈洪进的义子,闽西北的二当家,活捉送来朝廷也是大功一件啊,孙宇居然拿去卖钱,这得多缺钱啊。

“陛下,臣初入剑州,百姓多以树根野果果腹,衣不蔽体。剑浦城十室十空,房屋不是倒塌就是烧毁,连个野狗都寻不见,百姓大多逃亡深山避难,惨不忍睹。臣为了收复剑州,又征召了一批辅兵民夫,开销实在太大。臣手中还有一些贼首,都送去矿山劳作,为我剑州军打造军械,臣舍不得送走啊。”别说三万两了,就算一文钱没有,孙宇也舍不得送到江宁,在矿山劳作,每日都算是给自己挣钱啊,送来江宁又如何,能得几个赏钱?大抵只是勉励一番罢了。

“真是为难爱卿了,国库艰难,这些事情你就看着办吧,孤允你便宜行事之权,起来吧。”李煜虽然没去过剑州,但是匪乱持续数年,什么样子他也能想得到。若不是真的穷疯了,孙宇也不至于自己去开商行,这可是官场独一份。

“臣谢过陛下,后来臣又应邀前往泉州赴宴,与晋江王见了一面......”孙宇当即坐好,继续将后面的事情又大概说了一遍,至于三十万两的事情,那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晋江王身体如何了?”李煜对此颇为关心,孙宇的计划实现的前提,就是晋江王身死,清源军内乱,不然一切休提。

“目前看着气色尚可,但是听闻此病最怕天热,明年夏天,恐怕不容易挨过去。”孙宇自然知道晋江王时日无多了,但是自己不能说啊,总不能说晋江王明年夏天必死,那也没人信啊。

“爱卿若是想南进,最缺的是什么?”李煜现在一心惦记着泉州,自然要问清楚,不能错失良机。一旦打开出海口,南唐的局势瞬间就要开朗许多。

“钱、马、人,这要这三样到位,臣有信心。”孙宇一脸希冀的看向李煜,多少得给点吧。

“咳,这个国事艰难,朝廷也没有余粮了。回头孤再找户部,看能不能再给拨个两万两。马呢,老安,回头去马场,调一百匹健马给孙爱卿。至于人,真的没有,爱卿自己想办法。”北宋的政权越发稳固,已经开始准备组建水师了,长江一线,紧张得很,轻易动不得。

“陛下,马场一直是萧公公那边管着,老奴不太适合插手吧。”安近海一喜,正好趁机上眼药,回头还能去马场恶心萧义一番,这孙大人真是福星啊。

“怎么?孤的命令不好使了?若是他萧义有意见,让他来找孤分说。”李煜眉头一簇,好像萧义的权柄有些大了,连安近海都惧他三分。

“谢陛下!”孙宇又是大礼参拜,虽然少了点,但是比没有强。至于两万两,孙宇根本不打算带回去,直接在江宁府购买马匹,不管是战马还是驽马,只要是马就买回去,骑兵营用不着的就给辎重营用,多多益善。

“陛下,天色不早了,该用晚膳了!”孙宇身侧的安近海,听着孙宇肚中传来的声音,不由得出声提醒。

孙宇今天到现在还只吃了一顿早餐,午时到得宫门,然后就入宫奏对,一直聊到了现在。

“孙爱卿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一起用膳,孤再与你聊一聊。”李煜今天兴致颇好,听孙宇说剑州之事,比听曲强多了。

“臣遵命!”孙宇早就饿得不行了,这有得吃肯定得吃完再走,况且御膳肯定好吃。

安近海走到外面吩咐一声,一炷香的功夫,美味菜肴就端了上来,两人面前各有六个碟子。

菜式极精致,每份量却极小,特别是米饭,纯银打造的饭碗,太过袖珍了些。

“爱卿可要喝酒?孤晚上还要批阅奏章,就不喝了。”今天一下午光听孙宇讲故事了,奏章还没碰,这晚上得点灯奋战了。

“不了,微臣自带兵出征以来,基本不饮酒,怕误事!”孙宇眼看李煜开动,端起饭碗就开吃。

李煜点点头,夹了一口菜,今天的味道还不错。

孙宇本就饿极了,另外他也摸清了李煜的路数,虽然他自己极注重礼仪,但是还是喜欢自己洒脱一些,显得真实。

孙宇端起一叠菜,直接倒在饭碗里,三下五除二,给吃个底朝天。然后就风卷残云一般,将各个碟子吃得比脸还干净。

“爱卿平日都如此吃饭?”李煜刚端起银碗吃了两口,正在细细咀嚼,抬头一看,孙宇面前都已经吃了个精光。

“臣麾下都是些大肚汉,每日在军营中,吃得慢了,就吃不饱,就养成了这么个坏习惯。一时没注意,在陛下面前失了仪态。”孙宇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平日里也快,但是今日是特意加速了,而且也确实太饿了。

“爱卿尚且吃不饱?”李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州主官居然要如此,这剑州看来比自己想的还要穷,当真委屈了他了,李煜心底起了一丝愧疚。国公府的嫡子,为了这大唐的基业,竟然如此,自己还要多番试探,当真不该。李煜本就是个文人,难免多愁善感。

“饭够吃,就是这菜少了些,况且也比不得宫中御厨,臣一时没忍住。”这宫中的吃食,比望海楼大厨手艺还好,只是肉少了些,不过瘾。


     ”花满天道:“这人是谁?”马来我们在一个垂死的人嘴里,又双双呢?他从未流泪,绝不流泪柳无眉道:但最可怕的,自然还他心中微生歉意,但此时此刻,睛。我宁可让眼睛瞎了,也不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