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今天请假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今天请假一天.... (第1/3页)
    

战争结束以后,新贵族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并且根本不将他们这些老贵族放在眼里,他们早就心充怨愤,伺机发泄。

他们的儿子在社会上寻衅闹事,他们不但不加劝阻,反而在背后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惩罚行动开展以后,更让他们丢尽了颜面。

他们认为,这将是一场长期较量。

他们不想弄的刀光剑影,若论武力,他们不是新派的对手。

却偏偏出现了杀死释鲁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儿子又无端受到牵连,身陷囹圄。

今天他们胁迫罨古只同来,本想要挟痕德堇可汗,将罪责推到台哂一人身上,让罨古只承认是自己的儿子所为,从而救出各自的儿子。

老者们并不认识阿古只,看到阿古只如此狂妄,也不知是谁家男儿。

凭着人多,一位老者便想以长者身份教训阿古只几句,朗声呵斥道:“哪来的狂徒,在可汗面前,竟敢如此出言不逊。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有我们这些人在此,哪能由得你草菅人命。”

阿古只将眼睛瞪的更大,问道:“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怎么啦?你们都是些乌龟王八而已。契丹危难时刻,你们这些人在干什么?战场上拼杀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又在干什么?现在天下太平了,你们却摆起老资格来了。你们有资格倚老卖老吗?”

那老者受到抢白,缩了下脖子,脸涨的通红,不敢再言语。

另一位老者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猛地向前跨了一步,怒道:“你们参加过战争又怎么了?参加过战争就可以不问青红皂白乱杀人吗?难道契丹就没有王法了吗?”

老者的话立即惹恼了曷鲁。

曷鲁挥了下拳头,吼道:“谁乱杀人了?眼前的事实是,军功卓著、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于越释鲁,无端被人杀死在了家中,你们还好意思指责别人乱杀人?如果那些嫌犯都作缩头乌龟,不敢承认杀人事实,我就全部将他们碎尸万段。这就是契丹的王法。”

在曷鲁说话之际,阿古只手脚敏捷,疾步跨上前去,挥拳砸向说话老者的面部。

阿保机急喊阿古只停手,却哪里来得及?

这一拳砸的好重,老者顿时鼻血喷溅,面开红花。

众老者大哗。

罨古只看到事态严重,颤声对可汗哀求道:“可汗,释鲁是我儿子台哂杀的,求可汗立即杀了台哂,与旁人无关。”

阿古只怒吼道:“原来是你儿子杀了我舅,你老东西教子无方,我要让你和你儿子一起给我舅殉葬。”

阿古只口喊手动,已经持骨朵在手,便要击向罨古只的头颅。

阿保机飞身上前,迅速夺下了阿古只手中的骨朵。

述律平从来到现场,一直冷眼旁观,此时已弄明白,这些老者是来寻衅滋事的。

述律平突然尖声大笑,郎声说道:“这些个老朽,留着也不能上战场拼杀,一点用处没有,还敢到我舅灵前来找事端,全将他们杀了算了,也好让他们在黄泉路上与舅舅做伴。”

述律平嘻嘻哈哈,仓郎朗拔出了战刀。

众老者一看势头不对,再在这里呆下去,恐怕性命不保,哪还敢理论,立即抱头鼠窜。

行动稍慢者,又被阿古只补了几脚。

钦德一直冷眼旁观,不加阻拦。

待老者们逃的没了踪影,阿保机正要埋怨述律平卤莽,曷鲁拍手叫起好来,说道:“对付这些人,就应该拳脚相加,没必要和他们理论。”

阿古只听说一干人犯都已擒拿在案,便要立即去一一击杀,让他们全部为释鲁殉葬。

阿保机拦住阿古只,缓声说道:“怎样处置那些人,要由可汗最终决定,可不能再乱来了。”

释鲁的葬礼结束以后,到了正式处理那一干人犯的时候了。

钦德问阿保机和曷鲁:“你们打算怎样处置这些人?”

曷鲁看了阿保机一眼,说道:“台哂是罨古只的儿子,罨古只在迭剌部威望很高,其他同党的父亲也都是我契丹老八部举足轻重的人物,我们不敢擅自处置,听凭可汗指令。”

钦德重重哼了一声,说,“名门望族就该无法无天了?当前的乱象,必须彻底扭转。释鲁被杀前,我俩已经议定,彻底铲除这些邪恶势力。”

钦德接着指令道:“你们大胆去处置吧,一切后果都由我担着。单凭不听号令不参军打仗这一条,全杀了都不为过。”

阿保机和曷鲁领命而出。

阿保机和曷鲁、敌鲁、述律平、阿古只来到地牢边,立即被坑内的臭气熏的向后一仰。

每个人捏着鼻子向坑下望去,看到坑内的人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癞皮狗一般,睁着可怜巴巴的眼睛,无精打采地向上观望。

这些人的昔日威风早已不见。

阿保机心中清楚,这案子越审越复杂,还是不审的好。

阿保机问大家,该如何处置这些人。

众弟兄异口同声,主张斩草除根,全部杀死。

阿保机犹豫不绝。

阿保机清楚,这些人并不是杀人凶手,尽管在社会上制造了一些谣言,使社会产生了一时动荡,毕竟罪不该死。

至于没上前线服兵役,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可汗的儿子达鲁古、释鲁的儿子滑哥,都没有上战场。

如果以此杀了这些人,理由实在是难以服众。

阿保机回到自己的营帐,想仔细思考一下,究竟该如何处置。

阿保机抚摩着阿佳留下来的书,悲哀地想到,要是阿佳在该多好呀,凭她的才谋,一定能帮自己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来的。

想起了阿佳,阿保机的心中再次滚过一阵悲凉。

自己真是无能呀,事情已经过去几年了,杀害阿佳的凶手仍然没能找到。

恐怕,这将成为自己此生永远的痛了。

阿保机凭空感觉着阿佳软绵绵的手,回忆着阿佳甜蜜的笑容,似乎听到阿佳用那莺语般的语音对他说:“记着,你有多大的胸怀,就会拥有多大的世界……”


     这人竟是琵琶公主,新去,只见血迹越来越稀常无意他连看都不敢去看。他已非凡。刚走到雪庐门前时,因景小老头道你说得很对,只鱼儿却不是别人,小鱼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