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家三千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赵家三千甲 (第1/3页)
    

青年一路上逼逼叨叨的讲着他的圣贤大道理,哪怕他自己已经鼻青脸肿了,说一两句话都会觉得疼,但他还是那般固执,还是要忍着疼用心的给少年好好讲一讲那些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

可少年对于他沈问起的所谓道理置若罔门,不管他沈问丘有多执着,如果不能用拳头使我信服,就算你的道理在怎么正确,于我,那也没用。

对于少年的充耳不闻,青年终究是讨了个没趣,无奈只能叹息一声,愤愤然,极为不爽,最终也只得化成一句,竖子无礼,竖子蛮横。再无他法。

但同时,在等待外门师兄师姐到来之时,青年也大致了解到了昨天他跌落悬崖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位刘师姐为了自己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他很感动,也很感激,但更多的是惋惜,因为他觉得不值当。

此时,他心中发誓下次要是让他再遇见那贾叶玄,他定然要弄死他,否则,就对不起刘师姐为自己做出的牺牲,同时,他也想把刘师姐从执法堂救出来。

可这一切,他沈问丘现在都还无法做到,因为他还不熟悉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很奇怪,他没办法像在南明国之时,那般自信,那般无所谓,因为一切都脱离了他的掌控,让他内心深处是处于不安和被动的。

原本沈问丘只是想报那一脚之仇,并没有说一定要弄死贾叶玄,可是听说了刘妍妍之事,他更想弄死贾叶玄。还有就是,此时他并不知道进入了执法堂是什么结果,所以才会天真的想着要把刘妍妍救出来。

今天,这半山腰的广场和沈问丘初来之时有了新的变化,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穿月白色衣服的人出现在这个广场,而昨天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在这。

就这时,昨天那个四位少年少女出现的方向,依旧有四位身着月白色服饰的少年少女联袂而来,不过,与昨天不同的是,有一位少女和一位少年,沈问丘是没见过的,很显然他们是替代了刘妍妍和贾叶玄的位置。

没有看到贾叶玄那小-杂-碎,这让沈问丘感到很失望,因为他原本打算待会等那贾叶玄来到近前之时,他就上前去直接给他贾叶玄头上来一扫帚的,即便他自己知道他打不赢贾叶玄,但有仇不报非君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何况这仇人就在眼前之时,他沈问丘又岂有毫无作为之理。

难道书生就可以大度到没有脾气?任人欺凌?我沈问丘就算打不死你,我也要用笔戳死你。

不能立即为刘妍妍出气,这让沈问丘感到很遗憾,他觉得贾叶玄应该感到庆幸,庆幸他贾叶玄今天没出现,否则,他沈问丘必定让他看看什么叫蚍蜉撼树,尤为可动。

四人很快到了近前,突然。

“哟,哟,怎么变成这样了,可心疼死姐姐了。”

昨天,那位和刘妍妍猜拳的少女燕舒雨按以往一样扫视人群一周,却没想到,看到了本应该摔落悬崖而死却活生生站在这鼻青脸肿的沈问丘,她毫无征兆的信步朝沈问丘走来,伸出手就要去抚摸青年的脸庞,一脸的心疼样,嘴中念叨道。

沈问丘本能的躲开燕舒雨,恭敬的叫了一声,“燕师姐,请自重。”

沈问丘就算再怎么愣头青,来了这么久,他也应该知道了这些穿月白色服饰的少年少女,他都得叫一声,“师兄、师姐”,即便他自己的年龄比他们任何一人都要大。

“哟哟哟,还害羞上了,你放心,既然你是她刘妍妍的人了,我燕舒雨也不会趁她落难,来抢她的人,这可不是我燕舒雨做人的原则。”

双手扑了个空的少女,也不尴尬,笑着道:“不过,既然她刘妍妍进了执法堂,身为她的好姐妹,最佳损友,虽然不能去执法堂闹,也没本事去闹,但帮她照顾一二吧!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这样,这个月你就先归置在我这个班吧!”

话音落下,燕舒雨也不在管他同不同意,因为他沈问起现在也没资格说不同意,她回到四人原先的队伍之中,不过,她心中却有些叹息,想不懂这刘妍妍哪根神经搭错了,人都落崖死了,可你这家伙倒好,还不顾执法堂的惩罚非得将贾叶玄那小子给打残,唉,还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冲动是魔鬼啊!

现在她发现沈问丘并没有落崖摔死,又更加叹息自己这姐妹的无奈,怎么就这么冲动呢?可她心中这些想法谁又知道呢?

燕舒雨刚回到队伍就听她身旁的少女对她低声问道:“燕师姐,那家伙是谁呀?”

燕舒雨无所谓道:“昨天落崖那家伙?”

她又不放心警告一句,“你可别打他的主意,挖人墙角啊?”

“啊?”少女震惊道:“刘师姐该不会是瞎吧?长成这样也值得她出手?我还挖她墙角?”

燕舒雨对于她这话极为厌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少女乖乖闭上嘴,带着原本归属于贾叶玄管理的杂役弟子,走了。

燕舒雨看着少女离开后,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什么人嘛?当着老娘的面说我姐妹不是,不是当众打我脸吗?”

“走了。”低声嘲讽完少女,那燕舒雨叫了一声,便率先走在了不起前面,其他人也跟了上去,沈问丘也跟了上去。

……

行进中,燕舒雨走到沈问丘身旁,问道:“哎,你小子命挺大的,说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沈问丘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不过对于她夸自己命挺大的还是虚心受之,微微笑道:“谢谢,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

此刻鼻青脸肿的青年笑起来是无比的难看,简直可以说是比哭还难看,不过,他那疑惑的眼神却极为认真,好像就是再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来的,我这人很诚实的,基本上不撒谎。

燕舒雨突然停下脚步,认真审视着沈问丘道:“我说,你这家伙也太没诚意了吧?我那姐们为了你都进了执法堂,执法堂,执法堂你知道什么地方吗?你就不能交点底?你这待人这么不坦诚,以后,大家还怎么做朋友?你怎么配得上我们家妍妍?”

沈问丘愣了愣,因为少女这一通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比如自己怎么没有诚意了?还有他知道刘妍妍为了自己被执法堂关起来了,这一点他很感动,可是她为什么要强调那么多遍的执法堂呢?再有就是自己怎么就跟配不配上她们家妍妍扯上关系。

他极为认真道:“第一,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也很纳闷,因为我醒来之后,就出现在破瓦屋里;第二,我很想知道执法堂是什么地方,很可怕吗?第三,刘师姐为我做的事情,我很感激,但我怎么就配不上,我呸,我怎么就跟配不配得上刘师姐扯上关系了?”

燕舒雨听到青年认真的回答,而且还一条一条的回答,她停下了向前走的脚步,整个人都愣了愣,像是看傻子一般上下打量沈问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你确定你这里真的没问题?”

沈问丘满脑子的困惑,也是疑惑道:“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问我这里有没有问题呢?难道我问得问题有什么问题吗?”

燕舒雨像是得到了什么肯定答复,点点头,确认过眼神,这是一个傻子无疑,尴尬道:“没,你问得问题本身并没有问题,是我们有问题。”

“什么意思?”

青年疑惑道,什么叫他们有问题?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解释一下,这是一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要想讲清楚问题首先得从源头开始,他拉住燕舒雨道:“师姐,你听我说,咱们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差,我可以解释给你听的,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在这里,我只记得自己掉进了一座寒潭里,然后就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的洞里,在洞里我被飓风一直吹打,等我再次醒来之后就出现在了你们少华山这里,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你们口中的杂役弟子,所以说不是我们这里有问题,而是我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差,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燕舒雨只觉得自己听的是云里雾里,迷迷糊糊,要是再听这家伙胡扯下去,那自己的脑子也一定有问题,特别特别严重的那种,她摆摆手道:“行了,我觉得吧,你……”

只见她从自己身上找出一本手册放到青年手里,嘴角微微上扬,道:“诺,这个给你,这是一些关于少华山外门弟子的管理规章制度,我们都管它叫少华山外门弟子手册,不过,我觉得对于你来说,应该叫求生手册更合适,因为你真的很找死,特别特别找死的那种。有时间好好翻翻看,加油,师姐我会努力的相信你……”

脑子没问题的,这几个字少女并没有说出口,但她最后的眼神确是显而易见。

不过,她说完,就直接向前面走去,因为她觉得跟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待在一起,那自己的脑子也一定好不到哪里去。

“求生手册?”

青年接过这本不小不大,不厚也不薄的手册,先是困惑一下,这燕舒雨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自己一本求生手册,不过,说实话,他刚好需要一本这样的手册,一本可以熟悉这所谓五洲修士的手册,因为彼此理解问题的方式真的很不一样。

可,旋即他有反应过来,朝那少女远去的方向追去,并喊道:“师姐,我真不是脑子有问题,我真的可以解释的……”

……


     新时代需要健康的审美观,追求技向善的方式回应这部分需要。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时间节点,中共中央首次颁发“七一对学校的选择,对学区房的认定等,我相信肯定是带有化解作用的。涉黑涉恶“保护伞”“关现代化的慈善治理体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