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异炮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奇异炮舰 (第1/3页)
    

楊義和李世民在聊政策,不知不覺已過去了一個時辰。

崇義捧著一疊厚厚的紙回來了,李世民拿過來看了看:“很好,拿回去給你父王好好參詳!”

“是!陛下!”

崇義這無意識的一句陛下,讓李世民的微服私訪徹底泡湯了。

李世民可能也意識到這一點,在崇義說完話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瞪得崇義心里發毛。

雖然楊義的棚子附近都是李世民的親衛,但親衛外可是有不少百姓圍觀的。崇義這一叫喚,外圍的百姓立刻騷動起來。

崇義是軍人,也擁有軍人四大特征:飯量大、力氣大、腳板大、嗓門大!他這一聲喊,周圍的百姓聽得真真切切,一字不差。

楊義也看了崇義一眼,眼睛都帶著笑,心中頓時對他有了些好感。對剛才來時那句“大膽楊義,你姐夫來了為何如此無禮”的話,拋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李世民像似看出了楊義的小動作,介紹起崇義來:“他就是河間郡王的長子李崇義,都快二十的人了,還這么毛毛躁躁。”

楊義只是輕輕的哦了一聲,便沒有下文了。這也不能怪他,他在后世雖然是高中學歷,但歷史知識一般,不認識也正常。

他所學的“技能”都是高中畢業后,在社會上學來的。做了幾年混混,五花八門什么都學,就是沒學好,要不是隔壁老王……

李崇義心里可憋屈了,跟皇帝出行正是好好表現的時候,卻被他打成了一手爛牌。

在皇帝心里的評價居然是毛毛躁躁,也就是說,他都二十歲的人了,一點也不穩重,不堪大任。

李世民見楊義沒有表示什么,他皺了皺眉:“你和崇義都是年輕人,年齡相仿,平時應該多親近親近。”

“陛下,你看臣這一大家子上萬人,還要下地干活,哪有時間陪小王爺!”

李世民聽到“小王爺”三個字時,猛地睜大眼睛,憤憤地瞪著楊義。

要知道,這個時候老王爺還在,兒子也沒有繼承爵位,是不可以叫人家小王爺的。這樣就是咒人家爹死了,楊義不懂這些,所以說錯話了。

但他還算機靈,看形勢有變,趕緊甩了自己一巴掌:“瞧我這張臭嘴,什么話都往外蹦。行,崇義郎君是吧?我就勉強收為小弟了。”

李崇義剛剛聽到楊義叫自己為小王爺時,他氣得怒目圓睜,差點就想對楊義出手了。

如今楊義卻說,勉強將他收為小弟,他直接暴走,指著楊義怒吼:“楊賊,安敢辱我。”

楊義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喝,嚇得小心肝都顫抖起來了,耳朵還嗡嗡嗡的響個不停。

外面躁動的百姓聽到這句話時,也突然安靜了下來,都怒目而視的瞪著李崇義。

李世民這次不再是說李崇義毛毛躁躁了,而是直接站起來甩了他一巴掌。不是因為別的,而是李崇義剛才的大吼,也把李世民嚇得夠嗆。

李崇義被打了一巴掌,臉已經紅了,心中惶恐不安,身體不停的顫抖。他不明白,李世民為什么要打他?

李世民整了整衣袍,沒事人似的又一屁股坐回原位,才看向楊義:“說吧,第三策是什么?”

楊義看了一眼左右:“陛下,不如您先回宮,臣寫個奏疏讓人給你送到宮里去!”

“送進宮?你連宮門都進不了,你怎么送?還是在這里說了吧?”

“要不……你留個人在這里等會,我寫好了就讓他給您帶回去。”

“朕的人個個都金貴,放在外面都可以以一擋十,不留!”

“好吧,這第三策是:搞亂突厥后方。”

這次楊義不用李世民問了:“利用我們在突厥內部的探子,散布各種謠言來迷惑突厥人。再利用探子那特殊的身份來拉攏某些突厥人,對頡利可汗的命令陽奉陰違。”

“你是如何得知,我大唐在突厥內部有探子?”

要知道在別國放探子這件事情,是極為機密的,除了皇帝自己和個別重臣之外,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

如果未經皇帝允許,就被外人知道了,那這個重臣,或者皇帝身邊的人,都是懷疑的對象。為了探子的安全,皇帝只能殺人滅口了。

“這是臣猜的!由于早年戰亂,不可能沒有逃難的百姓進入突厥境內。在那邊收買幾個百姓當探子,那是最容易不過的了。”楊義知道李世民什么意思,趕緊開口解釋。

李世民點點頭:“用什么法子能最快可以搞亂突厥后方?雖然突厥如今內亂已成,但朕還是想再加上把火,讓他們亂得更徹底一些!

楊義想了想:“臣想問陛下,突厥人最崇拜什么?”

李世民不加思索,捋著自已的短須:“他們無非崇拜的是武力!他們喜歡搶劫,搶女人、搶糧食、搶錢財,只要被他們看上的都搶!沒有強大的武力做后盾,他們不可能會做到這些,所以他們就是崇拜武力!”

“錯!大錯特錯!”楊義絲毫沒給李世民面子。

李世民也沒有想到,楊義會那么直接地反駁他。他愣愣的看著楊義,一句話也沒有說。

楊義未等李世民發問:“他們喜歡武力是不錯,但是他們最崇拜的是狼!狼,生性狡詐,進攻兇狠,以肉為食,處于眾生之巔。狼在突厥人那里被稱為天狼,被北方草原各部族用作自己的圖騰,他們自稱為天狼神的后代。

只要能讓他們各個部落認為,是天狼神選擇了他們,讓他們可以代表草原走向強盛!他們就會如餓狼搶食一般,相互殘殺起來。如此,他們內部必亂,起碼鐵勒那些大部族不會聽頡利的命令。”

“這么說,我們可以制造一些天狼帶進草原,讓那些大部族發現就可以了?”

“是的,我們制造一些天狼,讓商隊帶進草原,然后埋在土里。再編造些所謂的傳說,引導突厥的一些大部族去發現。而制造天狼時,盡可能的制舊如舊,這樣才有歲月感!”

“這是何意?為何要做舊?”

“陛下,您想想,如果是新的,拿進去后他們會不會認為,這是我們或他們內部人搞的陰謀?如果做舊了拿進去埋土里,待挖出來時,他們自會認為是天狼神在千萬年前,就已經指定他們為草原之主!”

“楊愛卿這一招實在是高!太高了!太高明了!哇哈哈……”

楊義對李世民改稱呼肉麻不已,撇了撇嘴:“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利用天狼神給他們編些神話故事。讓他們知道,誰擁有天狼神像,誰就是天狼神千萬年前認定的草原之主,可以一統草原!”

“好!好!好!那用什么材料做這個天狼最好呢?要造多大才合適?”

“最好是貴重之物,太普通了他們不一定會信!最好是一到兩尺,太小了容易壞也容易藏,起不到應有的效果!”

李世民聽了深以為然,邊想邊自言自語:“用什么材料好呢?黃金太貴,做的大了得不償失。用銀或者銅做出來的天狼更沒有說服力,用石頭……

聽到李世民自言自語的話,楊義趕緊分析:“陛下想的非常準確,我們如果用那些來做,確實不能顯示出天狼的權威來。如果是用石頭……草原到處都是石頭,突厥人已經見怪不怪了,更加不會信!”

“那你說,用何種材料合適?”

“讓臣想想……有了,用玉如何?”

“虧你想的出來,玉比黃金還貴,還不如直接用黃金呢,不行不行,再想。

“那…那…那用水晶吧!水晶潔凈透明,又非常好看。”

“我說你能不能想點靠譜的法子?拳頭大的水晶都難找,去哪里弄那么大的?再想!”

“那就用玻璃吧!”

“這玻璃為何物啊?”

“哦,這玻璃啊,別人也叫它琉璃。這個好,你要多大,就有多大。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李世民氣的臉都綠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如一雙牛眼似的。他重重的哼了一聲,把頭扭到一邊,不再說話。

楊義不知道,古代的玻璃有多貴,哪怕就一顆拳頭大小,未經雕琢的玻璃,哪怕有很多氣泡雜質,都足夠在長安城買一座大大的豪宅了。

中國自春秋戰國時期就已經有人燒制玻璃了,只是這種技術只掌握在少數人手里,概不外傳,后來戰亂時便失傳了。到漢朝時,通過絲綢之路就有大量的玻璃從波斯運到中國販賣。

時至今日,在廣西沿海、廣州、泉州等地的漢墓里,均出土了玻璃制品。考古學家都搞不明白,古人到底是通過海運,還是通過絲綢之路過來。

如果通過海運過來的,可漢朝應該沒有開通海路,海上絲綢之路最早是開拓于北宋時期。

李世民生了一會兒氣,不想再談論這個問題,直接了當的問楊:“第四個計策!”

“第四個計策是:防范西突厥,薛延陀!”

“嗯?西突厥可是在西域以西,薛延陀在北邊的蠻荒之地,為何要防范他們?他們和大唐隔了若干個國家呀!

再說,西突厥去年還以萬釘金帶,五千匹五的代價求娶過公主,后因東'突厥威脅,才作罷。”

“陛下,隨著事態的發展,假若東'突厥敗退,他們必定會西逃!西突厥雖然和大唐隔了幾個國家,卻在東邊和東'突厥接壤。而東、西突厥間雖有嫌隙,一但東'突厥敗逃,他們的百姓不是逃向西突厥,就是逃向西北的薛延陀。

若薛延陀得到了東'突厥的人口,他們會先俯首稱臣,等時機成熟后,他們會對富饒的大唐無動于衷嗎?再說西突厥,一旦東'突厥覆滅,我朝就和西突厥接壤了,到那時就有利益糾紛了。

雖然現在他們想和我朝結盟,只因為與東'突厥不和而已。若東'突厥被滅,唇亡齒寒之下,他們會不會聯合西域小國一起反抗我大唐呢?”

“你不許頡利越過河西,進入吐谷渾嗎?吐谷渾可是近多了。”

“陛下,頡利敗逃后,一定會去吐谷渾,我們只要做到防范于未然即可,他們不足為慮,這樣的螞蟻隨時可滅!西突厥和東'突厥同出一脈,也驍勇善戰,如果他們再聯合薛延陀,肯定會狼狽為奸!如若不未雨綢繆,到時將禍患無窮啊!”

楊義見李世民只是點了點頭,他不想再羅嗦了。

“這就是臣獻給陛下的平突厥四策。”

“好!好一個平突厥四策!你立了此等大功,朕應該怎么賞你?”

楊義聽到李世民要賞自己,立刻警惕起來,心道:不會又要封官吧?這事打死也不能干!

隨即開口:“折現吧!呵呵,折現!”

“折現?這是何意?”

“意思就是隨便賞個十萬貫就行了,這叫折現,呵呵”

“錢錢錢,你就知道錢!你掉到錢眼里了?”

“陛下,臣窮啊!您看臣還住著草棚,還要開發這片荒地,所缺錢糧那可是天文數字啊!如果沒有錢,臣怎么買糧,沒有糧怎么養活這一萬多人啊?”

“除了錢,你就不能要點別的?”

“黃金也行,臣不嫌重!”

“你……朕沒有錢,也沒有黃金!”

楊義哭喪著臉:“要不給點糧食吧,隨便給個萬石就夠了。”

李世民撇了他一眼,不出聲。

楊義都快哭了:“要不,要不提高一下爵位吧,臣的要求也不高,能提到國公就行!”

李世民冷笑一聲:“你的要求還真夠低的!這樣年輕的國公,自古以來都是追贈,你要不要?”

楊義心里不由大罵:草泥馬!這是要我死啊!


     ”大汉道“以后他还要继续杀?位是怎么会忽然来的金九龄的确这些传说他虽然不太相信,但“意,她要活下去,假如,她对每这"樱桃"腿力也实在真暗器是藏在头发里的,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