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实锤[为四千票加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实锤[为四千票加更] (第1/3页)
    

可能連余占堂自己都不知道,他這座莊園的風水樞紐在哪里。

因為一個風水大師下的風水局,從來都不會給雇主講解的太明白,只是最后風水布置完事了,他才會告訴余占堂,一切OK了。

而根本不會把所有的細節,步驟,一五一十的去告訴他,就像你去飯店吃飯,老板也不會告訴你這道菜廚師是怎么做出來的,又下了什么料一樣。

整個莊園的風水樞紐,也就是所說的陣眼,就在這處花園里面,這里的流水通往莊園外最后連通上了紫禁城的那條護城河,這一條河歷史源遠流長,別看京城里的人在河旁來來回回的走了一輩子,恐怕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的是,這一條河乃是整個京津冀這一大片的風水脈絡所在,承載了幾乎元明清三朝的氣運,一直綿延至今。

風水就是山水,水是護城河的水,山則是附近的那座燕山,這條護城河蜿蜒流向京城外,最后匯入黃河直通入海口,燕山脈絡沿向關外東至山海關,北接壩上高原,這一河一山江整個京城都拱衛在了最當中的位置。

山為龍,水位鳳,山水有相逢。

知道這處莊園的風水布置以后,王長生就又再次詫異,并且深深的迷惑和不解了,這余占堂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夠請得動一個如此的風水大師,來給他布置這處莊園,并且對方還真是下了血本,竟然大手筆的把紫禁城的氣運給他引了過來。

是的,莊園里的這處流水別看跟條小河溝差不多,但引的是紫禁城的氣運,能做到這種手筆的風水大師在這片地域里,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并且要是放在幾百年前的話,他的功底都足以去給一朝帝王當地師了。

余占堂要是長此以往的在這處莊園帶下去受著紫禁城氣運的話,他的前途和修行和就不可估量了。

王長生目光陰沉的盯著假山下面那條潺潺的小水流,自己這要是一動不光是動了余占堂的根基,恐怕以后要是露餡了的話,也把那位跟地師差不了多少的風水大師給得罪了。

因為在風水界就有這樣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一個風水大師下的風水陣,同行見了就得繞著走,你若是在沒經過對方允許的情況下擅自破陣,這就是結仇。

于此同時,長野一頭扎進的那棟樓里面,陰風大作鬼哭狼嚎嘯,余占堂有些氣惱,這孤魂野鬼就到處跟他兜著圈子始終不與他正面相碰,對方可以穿墻而過四處亂竄,他卻得一層一層樓的追上去,實在是有點太麻煩了。

長野這么一到處亂竄,基本上余占堂也品出啥意思來了,這是專門領著他在兜圈子拖延時間的啊。

片刻后,這棟樓里忽然傳出一串梵音。

“南麻……呢牟……轟,南呀諦剎嘛尼……”余占堂寶相莊嚴的盤膝坐在地上,合攏雙手,身上透著一圈淡淡的金黃色的光暈。

晦澀難懂的梵音一出,頓時就讓聽聞的人心頭木然的靜了下來,這是密宗專門用來鎮壓十方惡鬼的經文,據說是明王在地獄間煉化惡鬼時所悟出來的。

在樓內興風作浪的長野在經文一響起的時候,身上滔滔的陰氣就驟不動了,軀體居然出現了淡化的征兆,臉上表情顯得極為痛苦和無助。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

在一切正義的力量前,任何的魑魅魍魎妖魔鬼怪都是紙老虎,長野的戾氣就是再兇,他也就是個鬼而已。

于此同時,正看著小橋流水的王長生聽到那串梵音之后,心頭當即就“突突”的狂跳了起來,極其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看著身后的方向,先前唐昆曾經提過,余占堂可能出身密宗,王長生也沒太往心里去,只以為對方是在密宗喇嘛教內修行的,但聽到這道梵音他就覺得有點不太對頭了,余占堂應該不只是密宗修行者那么簡單。

因為這種有著凈化念力的梵音,非是德高望重的大師是誦讀不出來的,就像在嶺西遇見的那位悲天憐人的慧輪大師,他要是誦讀佛音的話,差不多方圓幾里的孤魂野鬼都不敢上前。

王長生暗道不妙,這余占堂的來頭恐怕要有些麻煩了,光靠梁平平和唐昆,可能夠嗆纏得住對方了,甚至他倆自己都有可能身陷險境,這是料敵出現了紕漏,低估對方了。

在這個時刻,唐昆和梁平平閃亮登場了,唐昆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跟你說,這也就是沒查到余占堂是啥底子,我要是知道他祖宗八代是誰,根本就不用這么來找他麻煩,我他么直接把他家的祖墳給刨了不就行了?何必還得費這個事,動手又動腳的呢?”

梁平平歪著腦袋,問道:“畢竟看余占堂的做派他是很有來頭的,萬一他家先人是住在八寶山的呢……”

唐昆頓時就愣了,很尷尬的說道:“剛才的話你當我沒說,要說哪個墳挖不了,除了秦始皇和武則天的,也就八寶山那邊沒辦法動了。”

唐昆和梁平平很突兀的就站在了一塊空地上,然后看向長野沖進去的那棟樓,唐昆掏出王長生先前遞給他的那張符紙,臉上表情有點復雜的低聲說了一句:“哥們,一路走好,我們來世可能沒辦法再做兄弟了”

但就在這時,樓頂的方向,長野的身形突然就躥了出來,緊接著一道金黃色的手印從下方緊追不舍的跟了出來,在長野一臉驚恐和無助的表情下,那道手印“唰的一抓,就緊緊的握住了他。

長野的眼神向下看了一眼,迎上了正抬頭望過來的唐昆,長野忽然露出了一抹如釋重負和解脫了的表情。

“噗”唐昆和梁平平驚愕的看到,長野的一縷魂毫無征兆的很突兀的就被那道金色的手印在一抓之下就魂飛魄散了,沒有一丁點的防備。

“嘩啦!”隨即,二樓的一個房間,一扇玻璃突然就被一道身影給撞碎開來,余占堂瞬間躍下落到了地上。


     他们等的人终于来了。方龙香看么要死?——又有谁真的想死?上官丹凤没有动,也没有开口,,犹蒙矜育,况臣孤苦,特为尤小鱼儿目光移向冯天两,道:你呢生香甜。他对一切事都觉得很满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