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就是那个黑衣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我就是那个黑衣人! (第1/3页)
    

  田战听完眼中精光一闪,失算了。

  “我怕你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决定。”

  “你什么意思?”

  黑豹怒气喷张,像一头见到红布的公牛,下一刻就要亮出牛尖。

  “我说凶手另有其人。”

  “胡说八道,我一直守着云儿,除了摔倒之外,还会有谁?我看你是想狡。”黑豹嘴上不承认,心中在想昨夜的事情,黑云摔倒受伤,他一直守着,从未离身,除了中间有段时间去茅厕。

  可他上茅厕,也就短短一分钟,家中就只有他兄弟两人和黑云,没人进来。

  “给我五天时间,我一定找出真正的凶手。”林铮自信说道。

  “你少拖延时间,今天我就一定要杀了这小兔崽。”黑豹还没失去理智。

  “徐堡主,请允许我调查此事。”黑豹这里是说不通,林铮向徐蓝烟开口说道。

  “不行,堡主,他一定是想趁机开溜。”钟立说道。

  “这。”徐蓝烟黛眉蹙起,陷入为难。

  “那我就让你调查此案。”徐蓝烟也是果断之人,思考一会就下定结果。

  她又转身对黑豹说道:豹叔,就让他调查,我一定会还你个公道。

  “谢堡主。”林铮看事情敲定抱拳一拜。

  “你是查不出凶手怎么办?”这时,田战出言道。

  “查不出凶手,我愿替小朋抵罪。”林铮知道若是五日之后不能查出凶手,小朋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到时候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一番争斗是免不了的。

  “不过五天的时间太久了,足够你逃走了,不能给你那么多时间。”

  “你说多久?”

  “一天。”钟立竖起一根手指说。

  “不行,一天太少了。”

  “那这样好了,依三天为限。”

  “三天就三天。”林铮说道。

  会议结束之后,路震立即拉出林铮说道:你搞什么鬼?

  “就是。”徐蓝烟等四人也走了过来,小凤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道杀死黑云的另有其人?”小莺说道。

  “你们也不信黑云的死是被推一下摔死的吧?”

  “废话,这种鬼话谁会信。”小凤满脸不屑的说道。

  小凤的话代表了几人的想法,眼神出奇一致。

  “我不会交出小朋的。”不会交出小朋,就意味着要战斗。

  “徐堡主,我要拜托你一件事。”林铮诚恳的说道。

  “请讲。”徐蓝烟玉手一摊,示意林铮继续说。

  “这几天就麻烦你照顾刘伯他们了。”

  “他们不是有住处吗?”路震一时没反应过来。

  “来了。”林铮也没解释,这几天定会软禁刘老汉等人,与其交给他们,不如让徐蓝烟监管。

  果然,说完没多久,田战带着几个心腹走了过来,黑豹说道:我要带着他们,防止你逃跑。

  “不必了,他们押进监牢。”徐蓝烟开口说道。

  她这样一说,黑豹还想争执,被小凤喝退。

  “走。”田战开口说道。

  “二叔慢走。”徐蓝烟说道。

  “林少侠准备怎么调查?”

  “我要收集点线索。林铮不是专业的,暂时没有头绪。

  三天的时间,不多。

  “那这样,路大哥你这几天帮助林少侠,助他查这件事。”

  “放心。”路震知道事情严峻,也是点头领命。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林铮一刻也不想耽搁,立刻像几人告别。

  “你准备从哪开始调差?”路震问道。

  “黑云尸体。”

  “这倒是个方向。”路震在前领路,赶往黑豹家。

  黑豹家门口,林铮对路震说道: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去询问一下昨天黑豹两兄弟的行踪。

  “包在我身上。”路震有点担心林铮进去会遭重,又想他的实力对付黑豹两兄弟就算不敌,全身而退应该没啥问题。

  大门外,林铮一推,房门没锁,一推就开。

  进门之后,发现偌大的院子。他四处查看一番,没发现可疑之处,就直奔后院,后院中黑豹如雕塑跪在地上。

  地上有个盖着白布的架子,架子上不用想躺着的是黑云。

  黑豹人品且不提,他一定是个关爱孩子的父亲。

  可现在他成了个失去魂魄的木偶,在石林空地的质问就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现在在儿子的尸体前,他又成了 半死不活的样子,林铮走到架子旁,他也没发觉。这对一个引气境的修士是不可想象的,不过林铮也没有别的想法。

  林铮伸手去掀白布,一声似野兽的咆哮响起:你干什么?

  “我要检查尸体,才能分析他的死因。”

  “就是你带来那小畜生害死他的,你给我滚出去。”

  林铮看他已经失去理智,怕是劝说不了。

  他不动声色,悄无声息的来到黑豹身后,一记手刀下去,世界清净了。

  白布下黝黑的孩童脸已经泛白,皮肤隐隐有青色,

  林铮掀开白布,身子挨遍排查,除了额头细微的伤口之外,没有别的伤势。

  没有外伤,很可能是内伤。不过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诡异的法门,就算解刨尸体也不定有收获,林铮果断放弃了这个残忍的想法。

  他来这里本就没期望能有什么收获,只是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想,现在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路震打探的消息中了。

  就在这时,林铮察觉到有人进来了,快速遮好黑布。一个纵跃,高高跳起,藏身于房顶。他的位置刚好能看清整个院中的情况。

  不一会,一个高大的人影进来,正是黑虎。

  黑虎看到躺在地上的黑豹,神色大变,整个人飞奔而出,扶着黑豹的肩摇晃几下,没有动静。

  黑虎只以为弟弟是伤心过度,劳累所致,扛到屋中,放到房中休息。

  黑虎的住处就在黑豹旁边,黑云死了,他来看看,并不足为奇。

  不一会,黑虎走屋中走出,来到架子旁。

  让林铮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黑虎并没有祭拜自己的侄儿,而是掏出一颗药丸匆匆塞进黑云尸体中。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林铮心中想到。

  黑虎神色慌张,塞药丸时左顾右盼,像做贼一样。

  做完这一切,黑虎整理下衣衫,装作没事一样,离开此地。

  林铮从房顶跳下,来到黑云身前。

  两根手指点在尸体喉间,一颗之家盖大小的黑色药丸被逼出。

  看着自己手心的药丸,林铮感到此行没白来,猜测的方向又多了一个。

  他立即反身离开,现在就看路震那边有什么消息了。

  林铮刚回到屋中没多久,路震也回来了,他立刻汇报了自己打听的事情。

  自黑云受伤之后,黑豹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他,找药师什么的都是黑虎操办。

  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也没啥大信息。

  “不过昨晚黑虎去了趟田战那里。”路震终于抛出了一个重要信息。

  再联合刚刚黑虎诡异的举动,林铮瞬间就判断出这个黑虎有问题。

  他说出黑虎的行为,路震立刻提议让去盘问黑虎。

  林铮也知道这件事的解决关键要落在这个黑虎身上,不过这样直接去问肯定不行。

  “走。”林铮开口说道。

  “去哪?”

  “药师堂。”

  药师堂,齐力正在配置草药,看都林铮两人,立刻把他们招呼到屋。

  经过两次的见面,林铮也看出这齐力虽然立场不是多坚定,也是像着徐蓝烟更多点的。

  闲聊两句,林铮立刻拿出从黑云身上取出的黑色丹药让齐立查看,分析这到底是什么丹药。

  齐立细嗅几下,又拿到太阳下观察光泽,然后切开丹药,端详良久,给出了答案,这是解灵丹。

  解灵丹能消散人身上的元气,没啥用,不过配合另一种丹药龟息散就有大用。

  龟息散又被称为假死粉,食用之后,就会让人进入假死的状态,使用这种丹药,需要强大的肉身,不然就会永远醒不过来。

  解灵丹能延续龟息散的时间。

  “你怎么会有这丹药,这丹药可不好炼制,就算是二品炼药师,也难炼制。我们海林寨没人能炼制出来。”奇力身为药师,自然对这些丹药感兴趣,他看看能不能在这里问道药方。

  林铮哪里有药方给他,不过问清了丹药作用林铮心中一个计划形成。

  他首先想到的拍卖行,不过拍卖行速度太慢,他时间不多了。

  “我们去摆摊。”他准备直捣黄龙。

  “摆摊?这时候,你还有心情摆摊?”路震觉得林铮一点都不靠谱。

  “我们是引蛇出洞。”

  黑虎正在屋中,他中午都有个午休的习惯,雷打不动。每天中午抱着自己的小妾,运动一番在美美睡上一觉,好不快活。

  今天是睡觉也睡不着,打坐也入定不了。一气之下把刚纳的九房小妾踹到床下,都几个了,一个肚子争气的也没有。来到前院,拿起大刀舞了起来。

  他今天不知怎么的,一直有的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至于黑云夭折的事,他是一点也不慌,事情的就是他执行的。

  就在他刚耍一遍大刀的时候,就听到墙外一个声音喊道:卖解灵丹了,刚出炉的解灵丹贱卖了。

  黑虎一听,放下大刀,拔腿而出。


     中国共产党,风雨兼程百各项工作扎实有序推进。对于共同富裕,习近平总书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深化。贾小龙:6月以来(6月1日至7月22日),南方地了协调医院病人和标本送检事宜,她也要进实验室参加核酸检测工作,每天工作十余个小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