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门学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一门学问 (第1/3页)
    

我远远的看见,小楼里出来的那个黑衣人举起了一块令牌,对着大山晃了几晃。

接着我隐隐约约听到轰隆隆的响了几声,脚底下的地面颤了几颤。可是接着平静下来了,小院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我跟踪的那两个黑衣人径直朝山里走去,接下来我看到的景象,令我和胡惠茜大吃一惊 。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前面就是山壁了,只见这两个黑衣人好像看不见一样,一直超朝走。

只见山体那边的空气好像微微波动一下,这两个黑衣人竟然直接穿过了山体,不见了。不对劲!我拉着胡惠茜赶紧跟了过去。

小院本来就是依山而建,看起来并不大,这两个黑衣人人走到院子尽头还继续往前走,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黑衣人居然直接穿过了山体。

这时候,一个念头忽然在我心中一闪,幻象!

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拉着胡惠茜紧紧的跟了过去,也一直走到小院的尽头,朝山体走过去。

隐身符的作用,小楼里面的黑衣人根本无法发现,己经有人进入这个小院。

当我和胡惠茜走到小院尽头,才吃惊发现,实际上眼前看到的山体居然是透明的一般,根本不用费力气,直接就穿过去了。

如果不果自已亲眼所见,谁通能相信,这如此逼真的山体果然是幻象!

此时,我的眼前出现了好大的空地,这不正是我要找的由防空洞改建而来的震东集团的仓库吗?

我眼前的空地,正是原防空洞前面巨大的空地,几乎可以停下上百辆汽车。

这是当时修防空洞时,考虑到如果遇到战争,上万市民躲进防空洞时,需要大量的物资,洞口空地面积很大的空地是为了运送物资的便利。

我回头再看刚才我进来的小院时,此时在幻阵作用下,看起来好像浮在半空中,此时我就好像身在清澈见底的,几十米深的湖底看岸上的景物一样。

好厉害的障眼法,如果不是跟着黑衣人,我即使知道大致的方位,也不会找到范天磊给我指的震东集团这个仓库的。

即使我侥幸找到这里,如果不是我跟踪的黑衣人进来时候,护山阵被临时撤掉,我也是无法进来的。

这里现在基本上还能看出原来防空洞的样子,现在洞口挂着两个车轮大小的灯笼,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却把洞前巨大的空地,照的亮如白昼。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刚才在小院那边,黑沉沉,无论怎么朝这边看,都是山体,一丝光亮无法透过小院那边来。

尹墨的确够厉害的,居然把一个普通的由防空洞这样民防工程改建的仓库,通过阵法,隐藏的如此隐秘,可见尹墨甄对这里没少下功夫。

既然尹墨甄对这个地方如此看中,这里不是震东集团仓库那么简单,说不定就是尹墨甄的秘密巢穴。

在隐身符的保护下,我和胡惠茜跟着这两个黑衣人进入了防空洞里面。

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洞窟里面的空间也很大,大的超过了我的想象。可以并排走四五辆卡车,四通八达,似乎将整个山体都掏空了,就像地下微型城市一般。

我和胡惠茜跟在黑衣人的后面,只见前面的两个黑衣人七拐八拐的,进了一道门里。

门前竟然并没有看守的人,我和胡惠茜随即也随着跟了过去。

一进入这道门里,我和胡惠茜发现里面黑压压的有十几个同样打扮的黑衣人,整齐的站着,前面坐着一个人,长得又瘦又小,脑袋上没有几根头发,一对香火头大小的小黑眼睛,这不正是多日不见的尹墨甄吗?

刚刚进来的两个黑衣人,向尹墨甄抱拳行礼。尹墨甄眯缝着小黑眼睛,问道:“附近可有人闯进秘窟范围?”

原来这里真是尹墨甄的秘窟,怪不得如此隐秘。那两个黑衣人说道:“启禀大头领,附近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尹墨甄说道:“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人进入我们密窟了呢?”

这个黑衣人说道:“自从误闯我密窟附近的城里年轻人和村民被除掉后,方圆百里都知道此山凶险,已经没人再敢进山,会不会大头领过于小心啦?”

尹墨甄凶狠的说道:“主人复活所剩的时间不多,主人能否复活关键在于能不能顺利解除封印,这段时间要加倍小心,不要节外生枝。”

尹墨甄说完,转过身,呆呆的站着。这间洞室一片肃静,没有人再说话。

我顺着尹墨甄的目光方向望去,惊讶的发现,那里是一尊动物雕像,确切的说是一尊神像。

这个神像我是那样熟悉,忽然我想起来了,这不是范天磊在商界大会给我的纸条上面画的那个动物吗?

我现在真的很佩服这个侦察兵出身的范天磊,匆忙间,只是寥寥几笔,就把这个动物的神像画的惟妙惟肖。

难道这个怪异动物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人?这时,我的手被胡惠茜轻轻的拉了一下,看样子胡惠茜也看出来了,这个动物神像就是范天磊让我来探查的主要目的。

我知道胡惠茜不敢说话,甚至不敢用神识和我交流,只好用这种办法和我沟通。

好在我和胡惠茜有前世的渊源,唤醒我前世记忆后,我和胡惠茜之间早已有了默契,当胡惠茜拉我的时候,我立刻能明白她的意思。

联想到在胡惠茜小区,和我交手的两个黑衣人,所显出的本来形态,我现在可以更加肯定,这些黑衣人和尹墨甄都不是人界修士。

我原来一直以为尹墨甄是人界的一个邪修呢。

难道这些家伙和胡惠茜一样,都是妖修?我正在调动脑筋,苦思冥想时候,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尹墨甄带领这十几个黑衣人,对着这个动物的神像恭恭敬敬拜了下去。

尹墨甄飘忽不定的声音响起来,声音细弱游丝,忽高忽低,显得格外诡异。

那些黑衣人前面的动物神像,高高的把头扬向天空,张着巨口,露着锋利的牙齿。

长长的分着叉的舌头伸出来,十分吓人。挥舞着粗壮的前肢,伸着锋利的爪子,好像作势要扑下来。血红的眼睛,就好像两盏灯笼。

尹墨甄像是在念咒语,又像读什么经文,伴随着尹墨甄诡异的声音,那动物神像通红的眼睛竟然发出光来,于此同时候一团绿色的烟雾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笼罩着这个动物的神像。

我发现,这个动物的神像好像活过来一般,还隐隐约约听见一声嘶吼,虽然声音很低,但听得格外清晰。

不知怎么的,听到这一声低低的嘶吼,我身上的气血剧烈的翻涌起来,心里感觉慌慌的,体内的道家真气运转起来,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翻涌的气血。

我暗暗叫声不好,我现在的修为还是太浅,再这样下去,我非得变成一团血雾不可。

就在我即将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的时候,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进入我身体里面,那个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像刀片一样的东西,在我的丹田气海里轻轻的振动了一下,翻涌的气血立刻停了下来。

再加上我体内的道家真气运转,刚才还慌乱无比的心立刻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我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胡惠茜一直拉着我的那只手,一直也在轻轻的颤抖,显然她也受到了这声不知从哪传来的嘶吼影响。

只是胡惠茜几百年,将近千年的修为,远远地超过我,所以还能抵制的住,尽管如此,我也能感到胡惠茜抵御这动物神像传出自嘶吼声,也相当吃力。

我体内的那个像飞刀一样的东西,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甚至都不知道有何用处。

这个小东西原来一直在我奶奶留给我的那本《道家奇书》里面夹着,连晓丹都没看出来历,我把这个飞刀形的小薄片当做这本《道家奇书》的书签了。

在我帮晓丹练符箓的时候,摆弄它,这东西割破我的手指后,几乎吸走了我全部精血,然后莫名奇妙的进入我的体内。

我也因此进入了一个结界空间,见到我的前世残魂,我进入法师境界后一直没有进展的修为,才突然突飞猛进。

自打那以后,这都好长时间了,这个小东西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我体内,再也没有动静,我几乎把这事给忘了。

今天,这个怪异的动物神像一声嘶吼,我无法抵抗,竟然是这个刀形小薄片帮我抵抗住啦。

看来这个东西大有来历,可惜我现在还无法控制这东西,要不然有机会拿出来问问胡惠茜,她见多识广,说不定会知道这个刀形的小薄片的来历。

令我差异的是,随着尹墨甄的诡异的声音越来越高昂,只见不知从哪里来的阴气,滚滚涌入,汇入动物神像那团绿色的烟雾中,这个动物神像愈发栩栩如生,仿佛马上就要扑下来一般。

接着,令我更诧异恐怖的一幕出现了,人群中的一个黑衣人竟然缓缓的飘了起来,向这个动物神像飘了过去,被这个怪异动物长舌一下卷住。

我发现,这个黑衣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十分高兴的表情。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个黑衣人径直飘到这个动物神像的口中,和那个分叉长舌卷着的人融为一体。

这个动物神像,在那团夹杂着滚滚阴气的绿色烟雾中,长着锋利獠牙的巨口不停张合,居然把长舌卷着的黑衣人吞了下去。

接着我看见夹杂着滚滚阴气的绿色烟雾也都缓缓进入了这个动物神像的鼻孔。

我现在分不清楚这个倒底是神像,还是这怪异动物是不是已经活过来了。

裹着阴气的绿色烟雾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动物神像还好端端的在那里,长长的分叉的舌头卷着的人真的不见了。

这个动物神像还和原来一模一样,除了嘴里含着的人不见了,其他和我刚才看到的没有变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时,烟雾散尽后,我悄悄清点了一下屋子里的人数,下面的那群黑衣人确确实实的少了一个人。啊!我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竟然是真实的。

尹墨甄那诡异的声音停止了,他转过身来,缓缓的坐下,脸上显出非常疲惫的样子。

尹墨甄两只小黑眼睛闭着,没有说话,这群黑衣人静静的站着,好像在等尹墨甄的吩咐。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尹墨甄缓缓的睁开眼睛,扫视了一眼黑衣人,说道:“为了让主人早日解除封印复活,乌蜥将军以身祭献给主人。”

这些黑衣人听了立即跪拜下去,有的甚至露出了羡慕狂热的神情。

尹墨甄又说道:“要不是医院的聚阴阵被破坏掉了,现在只剩下西郊公墓的聚阴阵,采集的阴气不足,黑蜥也就不用以自身祭献给主人了。”

屋里的黑衣人齐声说道:“为了主人早日解除封印,统治人界,我们甘愿祭献!”

尹墨甄说道:“好啦,当务之急,看管好西郊公墓的聚阴阵,别再出什么岔子。医院的聚阴阵就用几个僵尸看管,是太大意了,结果没想到被武皓天这个毛头小子破坏掉啦。看样子,我还真低估这个小子能耐了。”

这时有个黑衣人说道:“现在派去收拾武皓天这小子的乌晰。一直还没有消息,恐怕....”

这个黑衣人还没有说完,尹墨甄就打断了他的话:“恐怕乌蜥两人折在武皓天这小子手里了吧。”

尹墨甄说着,用小黑眼睛扫视下面的黑衣人,刚才说话的黑衣人就是刚刚巡山回来的那两个黑衣人其中的一个,让尹墨甄小黑眼睛一瞪,当时就是一哆嗦,不敢再往下说了。

尹墨甄说道:“你们二人巡视好秘窟周围就行了,这时候千万别再出啥差错了,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那个黑衣人连连称是。

尹墨甄环顾了一下四周,狠狠的说道:“早知道这个小子如此坏事,当初不如就把他收拾了。影子杀,武皓天的事就交给你了。千万别让这个小子再坏我的事情了。”

只听见有人嘻嘻的笑着说道:“放心大首领,就算走到天涯海角,那小子也逃不掉我的手段。”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只听见有人应声,却没有人回答,难道除了我和胡惠茜之外,还有其他人在隐身?

还没有容我多想,尹墨甄又狠狠的说道:“我们都是主人当初留在人界,迎接主人回来,到时候再和人界那些修士算账。现在祭坛也修好了,哼哼七月十四,恭迎主人归来!”

听到这句话,这些黑衣人开始狂热起来。

我还想继续听下去,不过我发现在尹墨甄的密窟里,我和胡惠茜也呆了好长时间了,晓丹给我的隐身符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不敢在这里停留过多的时间。

万一行踪暴露,后果不堪设想,这些黑衣人也是不好对付的,上次交手的两个黑衣人,应该和这些黑衣人是一起的,两个人我和胡惠茜联手都几乎对付不了。

更何况这里现在有这么多黑衣人,一旦被发现,肯定走不了了,更别说这里还有尹墨甄坐镇了。

这地方,就连他们主人的动物神像都那么邪门,一声嘶吼,我都难以抵挡。万一被发现,我和胡惠茜还真是走不了。

我轻轻的拉了一下胡惠茜的手,顺着来时的路,悄悄的溜了出去。

尹墨甄的秘窟,进来不易,但出去却没有过多的限制,我和胡惠茜出了秘窟后,又到了洞窟门口巨大的空地。

我这时才有机会又打量一下尹墨甄秘窟门口这片空地,又有了新的发现。

原来这里亮如白昼,并不是洞口挂着那两盏红灯发出的光,其实这里根本就分不出白天黑夜。

你要说黑夜吧,这里却和白天一样明亮,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天上也没有星星和月亮,什么都没有,只是白茫茫的一片,甚至都不知道光源从哪里来的。

你要说这里白天吧,天上也没有太阳,虽然这里明亮和白天一样,但是地面上所有的东西却没有影子。

这片空地的中间居然有一个巨大的青石搭成的台子,我进入修道行列时间尚短,但是上学的时候对历史还是略知一二的。

这个青石搭成的台子,分明就是远古时候,部落祭祀的祭坛,我曾经参观过远古部落的遗址,祭坛的样子就和这个青石台子的布置差不多,看样子这里就是尹墨甄所说的祭坛,这是迎接那个所谓主人复活的地方。

这个防空洞门口的巨大空地,就这样被尹墨甄他们利用上了。

现在洞里和洞外也不知道尹墨甄用什么手段布置的,一个人界的民防工程竟然被一群不知什么来历的异兽改造成诡异的秘窟。

洞里和洞外都是一样亮如白昼,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将这个本来人族的建筑,与现实空间隔离开来。

这里形成了类似结界的独立空间。这个密窟和修道的结界空间不同的是,结界空间是与现实世界完全独立的空间,和我们现实空间没有直接的通道,也没有在一个维度上。这里似乎和我们现实空间有通道连接。

我站在这片空地上,依旧远远的看见浮在空中的小院,只是往小院的方向走了一会,只感觉空气又是一阵波动,我和胡惠茜就又出现在来时的小院子里。

这个小院子在洞窟门前的空地上看起来很远,实际上走出空地没几步,就到这个小院子里了。

我和胡惠茜站在小院子里,看到小院子还是黑沉沉的,那栋二层的小楼,也没有一点灯光,仿佛这个院子荒废多时,根本没有人一般。

我回头,发现身后依然是陡峭的山壁,丝毫看不见亮如白昼的尹墨甄秘窟。

令人感到称奇的是在洞窟那边能远远的看到院子,而在院子里,却看不见尹墨甄的秘窟。

就以我法师后期境界的修为,也看不出这个院子的任何端倪,更别说普通人了。

我庆幸碰巧遇到巡山的两个黑衣人,要不然根本发现不了尹墨甄的秘窟,即使范天磊告诉我的方位也没有用。

更别说如果护山的阵法不打开,小院紧靠的山壁,恐怕我也穿不过去的,如果硬闯,根本无法进到尹墨甄秘窟里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

范天磊一个普通人,怎么知道这里是尹墨甄的秘窟呢,我不由的感到有些奇怪。


     截至8月8日24时,扬州市主城区第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不断增强的发展韧性背后,区干部好作风的赞颂之情。中新社北京6月23日电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雷达能看多远,国防安全就可以保多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