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叫什么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这叫什么事! (第1/3页)
    

李言把圓形菱晶收好后,突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然后抬頭看向平土“前輩,這生死輪的正常進入的藍色菱晶是否也可以帶出這里。”

平土自從簡要說了秘境的來由后,整個人仿佛沉默了許多,似還未從那些回憶中恢復過來,所以基本保持沉默,只有李言問話時,他才回應幾句,現在聽到李言問話,他看著李言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小家伙,貪得無厭啊,那些菱晶可不能給你,那怕是你儲物袋的那二枚也要收回,你若再吸收,那圓形菱晶就得還回來了,那些藍色菱晶乃是支撐這生死輪運行的要素,之前被你吸取了一枚,這里已然少了一個通道。若是正常帶出這里時,它會自行潰散回歸五行,下次可再次重新凝聚。何況這密室的靈氣可比那些藍色菱晶要濃郁的多。”

李言聽罷,不由臉露尷尬之色,他存的念頭就是那些藍色菱晶讓他晉升很快,嘗到了甜頭,如果隨時隨地能夠擁有藍色菱晶,豈不是說那怕有一天遠離了這秘境萬里,他也時刻擁有濃郁的修煉靈氣,只是現在看來那自是不可能了,就連手中二枚藍色菱晶也是不能再吸收了,早知道他就不問了,把這二枚藍色菱晶吸收后,平土再說也遲了。

“對了,前輩,晚輩有一事尚需要向您請教一二,不知可否?”李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臉色一凝。

“哦,說來聽聽,不過我這可沒有其他東西了,即便有,也是需要你自己有本事去拿才行,不過那需要你修煉到至少元嬰以上才能考慮了。”平土淡淡的說道。

李言一楞,他本想問的是別的事情,想不到平土這樣說來。“看來這秘境中還是保留了不少好東西的,應該是那些妖獸無法去到的地方,但聽他這話自不是會白送了。”

李言按下心中好奇,并沒順著平土的話追問,而是接著問道“前輩可知這凡人界何處有‘游無窮’之樹?”

“你要找‘游無窮’之樹?嗯,你是要煉制‘癸乙分水刺’這件法寶吧?”平土聽了李言話,稍一沉吟淡淡開口道。

“正是,畢竟晚輩也快到達筑基了。”李言恭敬答道,這可是他在修煉到凝氣期第十層口訣時,癸水真經顯露出來的內容。

“嗯,你癸水仙門本命法寶乃是‘癸乙分水刺’,當到達筑基時,就可煉制該法寶,然后祭煉成本命法寶,慢慢溫養。你們癸水仙門的‘癸乙分水刺’可是在五仙門中排名第一,它陰陽無常,虛實無影,剛柔變化,我都不愿意碰見,太難纏,太詭異了。當初我與黑水真君的那件‘癸乙分水刺’器靈可是至交好友,只是他太驕傲、太強大了……”平土說著說著仿佛又陷入了沉思當中,連說了幾個‘太’字,這讓李言有些目瞪口呆,他也只是在修煉凝氣第十層時,這一“煉器”篇才顯露出來的,其上除了開篇幾句簡短介紹外,通篇都是煉制方法和祭煉、操控法門,并沒有說明該法寶有多強大。

開篇云“癸乙分水,分游出離龍,一擊破千沖。”竟無更多文字介紹,其后就是要求癸水仙門弟子在凝氣十層時就要開始準備煉制材料,再向下就是各種材料和祭煉方法以及操控仙術,李言當時讀到這篇時,看了所需材料只有十幾種,但他聽過見過的不過二三種,而且還是極為稀少的,尤其是煉器主材料“游無窮”樹之枝,他根本從未聽過。更不要說找尋了,他本打算出了秘境后,尋問李無一或魏重然,但現在既然有了機會,自是要先尋問了,只是他只問出了“游無窮”樹,如果平土連這個都不知道凡人界是否存在,他就只能詢問該樹的形狀特征,留待以后再說了。至于其他幾種他自也會一一問出,只是這主材料才是最關鍵之物。

平土稍一緩便恢復了正常“只能說你比較幸運,但又很不幸。這凡人界我倒是隨千重真君幾乎踏遍,若說這種至柔至剛為一體的‘游無窮’樹,應該在荒月大陸極北、遺落大陸中心可能存在,因為只有這二片大陸上存在一片北冥之海和溟沁之湖,所以我說你很幸運,因為你出生在這二片大陸中的荒月大陸之中,而非出生在風神大陸、青青大陸和北冰大陸,亦或是遺落大陸,那樣你根本無法橫渡達到,除非你至少達到元嬰期,也許有一線希望。但你又是不幸的,以前在靈仙界時,當快筑基時都會由長輩出手幫助尋找煉制材料,并出手煉制。而你,根本不會煉器。更何況即便那北冥之海是在荒月大陸上,距離這里也有千萬里之遙,你估計走不出萬里便被吃的連渣都不剩了,若不是我本源之力損失太多,現在根本無法走出這秘境,倒是可以陪你走一趟,只是我現在只恢復了不到一成,很快又會陷入沉睡之中,除非當我恢復出第二滴本源之力才行,不過那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平土說完這番話后,看著李言。李言沉默了,他也只是剛看到這“煉器”篇而已,雖然想到了極難,但未想到如此的遙不可及。他也望著平土,考慮了一會后,還是說道“前輩,想來你也知道‘癸乙分水刺’的其他材料,能否刻把詳情描述刻一份給我,也許有一天我遇見了或有實力便去尋找。”

平土點點頭“也只能如此了,若是東拂衣在,想來也定能讓你盡早得到這本命法寶,即便都是‘癸乙分水刺’以后在成長中都會變的不同,只是大體方向不會改變,但其可能會因你的溫養而產生或異變出不同的輔助屬性,我對你們四門的四種本命法寶材料倒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煉制手法罷了,你們四仙門煉制手法也是秘傳,所以你且不可與任何說,即便是我。”

說罷,伸手在空間中一揮,手中已出現了一枚青色玉簡,他神識稍一沉入,片刻后拋給了李言。

李言恭敬的接過來,然后神識也是沉入其內,不大一會后,臉上更顯恭敬,深深向平土一禮,這玉簡內不光有煉制“癸乙分水刺”各種材料的介紹,甚至連它們周圍伴生妖獸、植物的種類、等級的劃分、喜性都一一說極為詳細,甚至每一種都附有圖形,有的還指出可在能在位置,可謂面面俱到。這如果是讓李言自己去找,光是弄清這些材料來源都不知要花費多少時間,比如材料中有一樣“抱月骨”,其實乃是上古妖獸“怒琴鳥”的尾骨,而這種“怒琴鳥”在凡人界另有其名,為“凌光鳥”,所以即便他問詢魏重然也不一定就能得到答案。

平土坦然接受了李言的大禮,他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五仙門雖是同氣連枝,其實還是各自為一宗門,他這樣已經是天大的恩惠。

“你是在里打坐修煉,等待這快結束的生死輪試煉,到時我送你出去呢?還是說你去參加最后一關,現在與你一同進入的那支隊伍可是不妙了。”平土緩緩說道。

龔塵影拖著沉重的身體在一步一步向前,她身后巨大的黑影已然距離她不過一里之地,而她選擇的路線極為隱蔽,顯然她是在躲避著什么。

她這一隊上一關最后遇見的是一隊妖獸,其領頭乃是一頭二級后期巔峰天牛,當他們在黃色巨球相遇時,本來以為是遇見了另外三宗修士的她,藍色菱晶與青色葫蘆頓時沒了用處,戰斗剎那爆發,要按人數來說她們這邊是占據上風的,那邊一級妖獸只有四頭,分別是天牛和圣光蛾二族,但是不知怎滴,包括帶隊的那頭二級后期巔峰天牛進入黃色巨球后,都好似瘋了一般,根本不顧外面天空巨大黑影的迅速覆蓋,而是不要命的攻擊過來,龔塵影他們本來就不比這些妖獸來到黃球內早多少時間,根本沒有時間布置陣法和劇毒,一時間便陷入了激戰。

對方妖獸雖然只有五頭,但他們可都是妖獸一族,而是妖獸一族中極為難纏的飛行一族,一時間龔塵影他們這邊頓時被攻的手忙腳亂,龔塵影則是勉強對上了那頭境界已和人類假丹相同的天牛妖獸,而對方四頭一級妖獸展開飛行,縱橫其間,來去極速,飛行穿梭,一沾即走,根本不和魍魎宗纏斗,一時間空間內靈光大作,爆炸聲轟轟不斷,但接連倒下的都是魍魎宗修士,這讓龔塵影心急不已,雖然空間內毒氣彌漫,但偏偏是天牛和圣光蛾這二族,天牛族本身就是劇毒之體,對絕大多數劇毒都有抗體,而圣光蛾則是有療傷輔助之體,不斷給同伴和自身療傷解毒,一時間雖然接連中毒,卻也一時間更是激起其兇性大發。

而龔塵影面對的那頭二級天牛,其天賦神力,往往一擊更是把以近身搏殺見長的龔塵影打的接連后退,她只得依靠身法和仙術不斷周旋對抗。

就這樣,戰斗在進行了一盞茶后,對方五頭妖獸終于顯出了疲態,這主要歸功于魍魎宗的各種千變萬化之毒,在他們不要錢似的瘋狂漫天祭出后,雖然天牛和圣光蛾二族,一個抗毒,一個善解毒,但終究不能解盡天下所有之毒,慢慢的一些陰毒之物侵蝕了他們的臟腑,行動遲緩下來,這樣便被魍魎宗一眾修士抓住了時機一一斬殺。

而那頭二級后期巔峰天牛在進入巨大黃球時已然受了很重之傷,靠的乃是一口氣和彪悍的體力才殺的龔塵影只有招架之力。纏斗了一番后,隨著激斗那頭二級妖獸傷勢也逐漸發作,同時也中了不少這片空間內之毒,龔塵影趁機祭出金色小斧偷襲而去,那頭二級妖獸躲閃遲緩,眼看手中大槊被龔塵影長戈封住,已然回救無力,此妖獸眼露狠辣之色,竟鼓起全身之力,再次把身體后轉卻向前迎去,頓時被金色小斧攔腰斬斷,但其背部卻生生擋住了龔塵影的青色長戈,臨死前,手中大槊猛的上挑,插入了龔塵影的小腹之中,以命搏命。


     谁也不知道是先有孔雀图,还是是一出戏,这出戏本来一定可以惯性,使我们的尺子变得富有弹丁求远比他想象中更难对付得多想不到这一次她的武器居然完全,在刚刚燃起的油灯下看了很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