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祭炼灵器(第二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祭炼灵器(第二更) (第1/3页)
    

第40章 大河向東流

離開知府衙門后,安寧心中的興奮依然無以言表。眼看天色已晚,安寧卻毫無睡意,想要獨自走走。揮手讓張府的家丁們不再跟隨,自己卻牽著二嘎信馬由韁地在路上隨意而行。

海州二月夜晚,寒氣依然逼人。空中也無月色,偶爾一兩家燈火掛在門外,寂寞無聲。

安寧邊走邊仔細琢磨,似乎張叔夜對梁山泊的人際關系一點不比自己知道的少。

然而自己有后世的那些歷史典故做支撐,一部《水滸傳》真真假假,多少有些先見之明藏在其中。他老張又有什么?可想而知,梁山泊的這些巨寇之中,少不了老張的線人所在。

自己答應過要張羅海州緝盜的善后行事,老張也應諾要把未來岳丈陳西真的勢力分潤留給自己。反正對他張某人而言,打完了梁山泊,他的千余義軍肯定會被朝廷惦記上。

陳西真這些人,卻是他的私人招募,放到義軍里可就湮滅無聞了,人家也不愿意臉上刺青啥的,那何如就此改換門庭交給安寧?

不過這些人事中,也難免要被他老張摻沙子。這都在所難免,反正安寧所思,并無叵測之念。在安寧看來,沒有邊界的權力,比春藥還易蒙蔽人心。

有人監督一下,總非壞事,最少不會因為互相猜疑而漸行漸遠。然而具體如何拿捏,卻毫無頭緒,那可全靠自己的人生智慧支撐的。

此外老張的人品,也的確還是挺靠譜的。

自己的內部勢力,安寧也要仔細盤點。眼下靠譜的,還是真隱觀、閣皂山的道門支持,自己早期的黑藥系統還要他們去提供。

福州的海商?眼下還是沒法使用,只能留待自己的水師發達之后才能招撫。

安寧嘆了口氣,高子羽或者可以拉過來做牲口。小師弟洪七的學問,究竟進步怎樣了?陳颙、馬擴也可以為援,但是現在就想用起來,火候還不足啊。

眼下最大的主意,還是魯達、武松很快就可以上手。未來的媳婦陳麗卿也要早早抓過來,趕緊娶了她,能夠放心的人手就多出不少呢。

二嘎“嘎嘎”長嘯,心說小主子您倒是上點心啊,左邊房頂上有黑影標咱們呢!要不要俺竄上去咬他們下來?

“切!什么眼神啊,還左邊?右邊也有呢。走路吧你,誰知道人家是誰派來的?咱們這幾天都在吃香的喝辣的,梁山泊的好漢們都開始喝粥了知道不?”

梁山泊第一次采買的萬斤糧食看著不少,其實也就慢吃幾天的事情。后面的采買也不是不能談,只是蔣仝磨洋工,總沒能談妥當。

如今的梁山泊,陣腳已亂,人心惶惶。他們要么鋌而走險,要么屈膝投降,還有他路可走嗎?不過按照安寧的想法,大約梁山泊鋌而走險的概率很大。

然而,既然張家姑丈都對此無動于衷,自己更加沒必要看見。

事關肚皮饑餓的話題,就不是宋江的“呼保義”能去彌補缺憾。梁山泊現在需要的是“及時雨”,可這雨什么時候下,大雨小雨的,宋江說了不算。

海州知州張叔夜說了才算,然而老張卻又總是一會要這樣,一會要那樣的磨人心智?

兩軍對壘,憑良心說,海州這千余義軍,哪怕加上那些民社弓手、捕快,都不可能是梁山泊兩千多盜匪的對手。

三十六家弟兄真要齊心合力,那將是山崩海裂的巨大破壞能量!他們縱橫河北、京東、兩淮所向披靡的戰績就是見證。

如今海州官軍能占據優勢,主要還是托福了海州知州張叔夜的謀算漂亮。

先是用間收買,接著用檄文挑動他們內部紛亂,戰時再出伏兵斷其退路。此后再星星點點給些不多糧食,磨掉他們的銳氣。

看起來似乎是不堪一擊了。但是宋江、吳用肯答應嗎?如果不能的話,那么鋌而走險地發起一次突襲,就在所難免。

甚至為了突襲的突然性,他們都不會提前做出動員安排,免得走漏消息。

然而海州城縱然不大,設施簡陋,也不是缺乏專業攻城器械的梁山泊說下就下的!他們想要突襲,就一定需要內應。現在看,房頂的內應出現了,那么梁山泊的突襲也快了吧?

安寧想猜測他們重點突襲的選點究竟會放在哪個范圍。城南是山地,不易行軍上來。想要爬上山再突入城中,就不是一時半刻能夠做到,很容易被人早做防備。

城東、城北倒是距離他們最近,應該是突襲的好位置。但這又不太符合出其不意的兵法要求。吳用久于用兵,未必對此毫無想法。

如今看他們這內應所在,卻是西城范圍,那么八九他們會繞道西城攻擊?安寧一敲腦袋,七七八八的就該是這么回事了。

這樣即便突襲失敗,他們也能從西城外的南北驛道往楚州、徐州、沂州、莒州分散逃亡。可是城北外的驛道上,卻駐扎了海州城的數百官兵,牢牢卡住他們繞道西城的去路。

想要沖破這條封鎖線去逃亡,就一定要有很多人犧牲,甚至梁山泊最少要有一半的人馬甘做犧牲才有可能。若是以前大家齊心時候,或者可以做到。但是如今內部紛亂嘈雜,卻很難讓誰甘心就義。

可如果是以攻城夜襲的名義,那就不存在誰誰斷后的人心麻煩。剩下的無非是軍略上的討論,這就很好擺平了。

至于最后究竟是攻城還是逃亡,完全可以臨時看情況再說,畢竟破城的誘惑也不小。

然而即便是這樣,最少也要有宋江、或吳用這樣核心級別的大佬人物留守大營,才能讓其他弟兄不起疑心。

而這個人,應該是吳用才對。宋江西城突襲成功,吳用就率領大營人馬加強對東城、北城的攻擊力度,或者去支持西城戰事。

宋江若是攻城失敗,吳用一樣是率領大營人馬猛攻城北官軍的大營,殺出一條血路逃亡。至于原來負責攻擊東城、北城的弟兄們,生死就看各人造化,吳用哥哥不會操心的。

安寧漫不經心地想著事情,末了還是一怕腦袋,“壞了,老子兩千貫的度牒錢忘記拿了!二嘎你這憨貨,怎么不記得提醒俺呢?”

二嘎低下頭,似乎很羞愧自己的粗疏和記性。那啥,咱們回去再取唄。他們知州衙門要是敢不認賬,俺就“嘎嘎”到天亮,吵死他們!

再次走出海州府衙門后,安寧就很興奮,顯然錢還是到手了。不過前面房頂的黑影,也不見了。看來,人家的今晚的工作任務很重啊?

原來所謂梁山三十六巨寇,指的是自太行山開始到梁山泊期間不斷匯聚在宋江旗下的幾股巨寇勢力的整合。

宋江和李逵的不正常關系,哪怕后世最嚴肅的讀者都會有所遐想。他們這股核心力量還包括吳用、戴宗、朱仝、雷橫、秦明、花榮、柴進、孫立、李英、楊雄等。

其中吳用、李逵、戴宗、花榮、朱仝、雷橫都曾是宋江鐵桿。李逵、戴宗、花榮則是宋江鐵桿中的鐵桿。

李逵就是宋江的黑手套,戴宗和宋江有過生死患難,花榮是幫宋江站穩梁山泊的殺神。吳用和晁蓋一起落草梁山泊,卻在宋江上山后果斷投了宋江門下。

雷橫聽朱仝的,朱仝卻是串聯晁蓋和宋江的重要紐帶。然而朱仝未上梁山泊之前,曾經深得上官信任,甚至連自家孩子都托他照顧,結果李逵卻殘殺了那個無辜的孩子!

所以,朱仝和李逵的關系非常不好!所以,朱仝的立場就很微妙?

其他秦明、柴進、孫立、楊雄、李英幾個人,都是投了梁山泊后極有眼色,主動沖過去抱宋江大腿的。而孫立、李英這二人反復無常,外面更有仇家正在虎視眈眈盯著他們。

此外梁山元老晁蓋、劉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還有揭陽鎮李俊、穆橫,潯陽張橫、張順等,這幾人也都能算是宋江的盤子。

但他們內部,還有宋江和晁蓋誰是真正老大的矛盾,劉唐和阮氏三兄弟都是晁蓋的鐵桿。此外,李俊、穆橫、張橫、張順的勢力也經常會游離他們之外。

二龍山的花和尚魯達、武松、楊志、史進、張青,及登州的石秀、解珍、解寶,這兩股勢力漸漸凝聚成團,以花和尚魯達為領袖。

這幾人是后來入伙,不但實力強悍,而且俠義心重,頗得下面嘍啰的人心。

現在,魯達、武松已經走到碗里來。所以,梁山泊的三十六人里,自己最少可以動用二龍山、登州八人,再加上朱仝、雷橫?那就是十個人。

再就是大名府的盧俊義、燕青,以及官府降將呼延綽、關勝、董平、索超、徐寧。他們其實對梁山泊認同度最差,也是被上面兩大勢力不斷防范、打壓、拉攏的對象。

這就有了十七人?再去掉死忠宋江的死鬼花榮,那就幾乎占了梁山泊的一半頭目呢。要是再能把李俊等人拉過來更好,便是秦明、柴進,那也不是鐵了心跟著宋江的那種人。

那么,就還剩下宋江、吳用、李逵、戴宗、晁蓋、劉唐、阮氏三兄弟,加上孫立、楊雄、李英,這才剩下十二人需要認真對付,咱們這就妥妥占了多數啊?

所以安寧和張叔夜最后定調的方案就是,殺幾個宋江的嫡系老班底,再拉攏那些大名府勢力和降將為朝廷所用。

要殺的人里面,宋江不能殺,他是朝廷招安的面子,但是吳用、李逵、晁蓋不能留。吳用是宋江的智囊,李逵是宋江的馬仔,這兩個非殺不可。

晁蓋太識大體,被人篡了位子怎么能不爭呢?不殺晁蓋,別人就不好意思去爭權奪利了。

至于二龍山、登州、揭陽、潯陽這些勢力,安寧打算另作改造嘗試,看看能不能讓他們為我海州的民社所用?

在安寧看來,這些人多是真正的俠義之士,他們跟著宋江又能有什么前途?或者著急去抱著朝廷的大腿混日子?那是去受氣、送死、當替罪羊呢。

以安寧對他們精神領袖魯達的禪心分析看,想來魯達會做出了最適合他們歸宿的選擇。總之,還是跟著俺好混吶,好吃好喝好招待呢!

“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啊。說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啦啦啦,”

如今,俺這顆北斗星,已經來了。


     展梦白听她自称贫尼,口音却又位上。然后拿起工具,开始挖掘能够练成了,但总不如原先那么生意声音里充满尊敬;在狼山上小鱼儿也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抛宜了,何况,你若想捏死他们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