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实紫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jyx123.com
     真实紫月 (第1/3页)
    

锦袍少年是依旧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情,一进去就拿起桌子上的花果琼瑶就开始大口朵颐:“仙子俏——女儿酒,唉!兄弟不是我说你啊!一个大男人,干嘛这么别别扭扭,这仙子俏的确是闻名九洲天下的好酒,酒香迷仙俏,看得仙人掉,但是太过寡淡无味。嘴上说着不好,但是嘴上可真没少喝,一大碗又一大碗的往嘴里灌,这一喝啊!腰间葫芦里的烧刀子该十日内都没滋味了。”

“我说兄弟就没有那君子饮,断魂酒?那醉相思也行啊!

女装男子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君家君子饮,杜家仙子俏,武家有断魂,云台醉相思”皆是当世名酒,但也仅仅对于山上仙家来说,而恰巧在这东胜洲知道的绝对不多,只是这东胜洲雅言说得可是真熟捻啊!

男子以女声道:“我啊!喝不了烈酒,就这仙子俏还行 不然就该醉酒乱性了。”

对锦袍少年来说只要有酒,你怎么样都行,男子倒了一碗酒递给江尘,然后道:“在下姓杨名子衿。”

江尘还没开口就见锦袍男子又大灌了一口酒道:“叫我章朗…呃…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他打了一个饱嗝。

杨子衿立刻开怀大笑,以好听女声笑道:“蟑螂?哈哈哈,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

锦袍男子一个饱嗝还没停下来。

杨子衿突然觉得这样笑人,好像有些不妥,但好像又不太会说话,于是他口不对心,伸出大拇指道:“好名字,给你取名字的人很幽默。”

锦袍男子这才把饱嗝打完说出下一个字:“祖。”

但是已经满脸黑线了:“是章朗祖,文章的章,朗朗乾坤的朗,祖宗的祖,不是蟑螂啊!”

杨子衿又是扶住腰肢在那里憋的实在难受,他想的是:“蟑螂祖,蟑螂的祖宗啊!好名字的确好名字。”

章朗祖满脸黑线,就知道要被笑话,他看着杨子衿道:“杨兄想笑就笑吧!老祖宗改的名字,我是真不想要,但是我也没办法啊!反正又不是你一个人笑,要是别人笑啊!我就砍死他,至于兄台你吗,看在这坛老酒的份上,你随便笑吧!”

只有江尘无动于衷,推过酒道:“多谢兄台好意,我不喝酒,兄台叫我江尘就可以了。”

可见是一个没趣的人,即便跟高语仙学会了开玩笑,但也只是偶尔而已。

两人同时看向他,这话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江尘有些奇怪:“我叫江尘有问题。”

两人一起摇头:“没问题,只要你喜欢叫老天爷也没问题啊!”

杨子衿也停止了憋笑他道:“行走天地间,无论是翩翩少年郎,还是窈窕菁华女,都应该饮这人间酒,江尘你不喝酒哪行啊!”

章朗祖也是凑热闹道:“是嘛!又不是一个娘们,不喝酒像话吗?”

杨子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娘们怎么了,娘们就不能喝酒了吗?”

章朗祖给这一瞪啊,立刻就有些心虚,心想:“又没说你,再说你是娘们吗?”突然想到面前人的确是一身女装,于是他立刻倒了一碗酒道:“说错话了,我提一杯啊!女子喝酒也是人间难得的景象啊!”

江尘还是没有喝酒,他道:“两位尽管喝酒,不用管我。”

杨子衿有些生气,他对着章朗祖道:“我就看不惯你这种人,男子一个怎么样怎么样,女子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的,尤其是世间的女子,三纲五常好大的规矩,明明没有半点道理,但偏偏被世人看奉若神明。”

章朗祖不由有些惊讶,你一个大男人对这种事,义愤填膺就当真合适,但此刻也不得不把好奇吞在肚子里,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不服不行啊!

他试探性道:“子衿姑娘说得对,我的错是我口误。”

没想到当真看见杨子衿,立刻便笑得花容失色,他自己大灌了一口酒:“好嘛!这人是真的有特殊癖好啊!今天过后还是赶紧离他远点的好。”

这时杨子衿道:“蟑螂,嗯…章兄我看你也不像穷人啊?怎么会欠江兄钱啊!”

章朗祖看了他一眼,没打算多说,只是说了句:“就遇上点事,这段时间的确穷啊!不然十两银子算什么,我章朗祖什么人啊!指甲缝里随便扣点出来都是金山银山啊!哪知道这小子,会为了十两银子,追我一天,早知道啊!我饿一天也不去招惹他啊!”

这句话无疑是说给江尘听的,江尘看了他一眼,这时看来,这个章朗祖也的确遇到问题了,他道:“就算是遇到难事了,也不应该做这样的事啊!那十两银子就算我借你了,也不要你立马就还,等有了一定要还我。”

章朗祖道:“不应该是区区十两银子不用还了吗?你也太抠门了吧!你一个走体道的体修会缺这点钱。”

江尘一本正经,认真的道:“缺啊!我很穷的。”

章朗祖给气笑了:“江尘你家哪儿的啊!难道为了区区十两银子,老子还要满天下的找到赔你。”

江尘此刻满脸笑容:“我家南方东冥镇的葬墟里,到时候你来找我,我家里有人的,你给她就可以了。”

章朗祖,杨子衿都是满脸惊讶:“你家是那座,龙鲲葬身之地的东冥镇?”

江尘道:“应该跟你们说的不是同一个地方,我的家乡就叫东冥镇,没听说葬着龙鲲啊!”

两人也是按下内心的惊讶,的确如果他真是那座东冥镇的人的话,如今那里出天地气运九元那样的宝贝,他早就应该回去争夺气运了才对,所以应该就只是小镇名字相同吧!

章朗祖道:“江尘我看你的路径是要往北去啊?你接下来是要去那里吗?如果是要去北俱芦洲的话,我可以把钱还给你,不然要找你家太难了,为了十两银子,我还要千里迢迢到处抓瞎太麻烦,至于寄给你,那就更贵了,虽然我未必在意那点钱,但是为了十两银子,花费几枚玄元钱还是不划算啊!”

江尘摇摇头道:“我不去北俱芦洲,我要去太玄洲,既然你答应要还,那就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不用着急,先欠着吧!到时候有缘再说吧!”

章朗祖笑道:“不急不急,欠着好,欠着好啊!”

杨子衿看了一眼章朗祖,他似乎猜到了些什么,默默道:“北俱芦洲乾院,好像就是姓章吧!这一趟出来总算是遇到点有趣的事了。”

于是他道:“既然两位都要北去,我也正好要去北方,刚好同路,我们可以作伴啊!不然一个人多孤独啊!”

江尘章朗祖疯狂摇头。

章朗祖觉得跟你们两行走江湖,一个木头抠门鬼,一个娘娘腔多恶心人啊!江湖就应该豪气干云,交的朋友也都应该是英雄豪杰,哪里有这样的江湖朋友,那多憋屈啊!章朗祖啊,第一眼看见两人就觉得一个都不喜欢,跟他们做朋友,还是算了吧!

而江尘则是习惯一个人,所以啊!三个还真的只有那个几乎把江尘和章朗祖底子,猜得明明白白的杨子衿愿意跟两人同路,因为他这一路江湖走的太无趣了,就没见过所谓的高手。

而这两人,一个是前几日于江上打水蛟的,一个是北俱芦洲第一商人世家,传说天下财富独占三成的乾院,家里藏着一个八成完好的聚宝盆。

那可是上古时期,天地崩塌,神族衰落才从天上掉下来的,光拿着那聚宝盆就占了天地间半数财运啊!

也不知道乾院老祖是有多大的机缘,把这种东西都给搞到手了,乾院,九洲天下戏称为钱院,其实何尝只是打趣啊!

不过见两人都不愿意跟自己同行他不由有些不满,他道:“为什么不行啊?”

章朗祖想了想道:“我还不回家呢?我要在这曲邱多待一段日子,所以不能同道了。”

嘿嘿不同路就是不同路啊!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说得可真是没错啊!”

江尘则是道:“我运气不好,有点倒霉,跟着我走容易撞邪。”

的确如此江尘一直觉得从小到大跟自己一道的都没有好下场,这是他童年是就抹之不去阴影,虽然身边人一直都否认,他自己也一直否认,但小时发生的那些事,再有那么多人说他是丧门星,他又哪里会真的不在意呢?

其实那一路高语仙不知道的是,江尘一开始便不愿意与她同路的真正原因,从来都不仅仅是因为他怕事,其中之一便是他一直排斥,但是从来没有真正从心里抹去的阴影。

的确高语仙跟他那一路可就没有安宁过,小时的经历往往会影响一个人一生的,这个敏感的少年喜欢自责,而不易责人。

哪想杨子衿一听反而满是期待,一开口就说出了心里话:“撞邪才好。”

江尘糊里糊涂的看向他:“杨子衿你说什么?”

杨子衿突然反应过来:“我是说啊!放心我运气好啊!咱们一路,这一去将是一路顺风。”

江尘还是拒绝道:“我还是习惯一个人。”

没想到杨子衿立刻做小女儿状,哭哭啼啼:“江兄是不是觉得跟我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人,一路很丢人,怕被人指指点点。”

江尘立刻头皮发麻:“不是啊!”

没想到杨子衿没听他说,就开始哭哭啼啼靠近他,用他的衣袖擦拭眼泪,一时间楚楚可怜温婉动人。

章朗祖满身鸡皮疙瘩,压制不住,差点就要召唤大器葫里的飞剑,给这个恶心人不偿命的人给砍死了,心想:“幸好老子拒绝了,不然这一路得恶心死。”

可要是一个女人就罢了,但他一个老爷们啊!

江尘立刻起身躲开他,但还是安慰道:“杨子衿你怎么样自己喜欢就可以了,管别人怎么说,你又没吃他家饭,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我也并非是觉得你丢人。”

杨子衿立刻满脸笑容:“哪你答应了。”

江尘无奈,不答应就是看不起你,能不答应吗?

他道:“只要你不怕倒霉,那就一路吧。”

杨子衿立刻,掩嘴轻笑,真是要了命了。

天地间怎么会有这样美的,男人啊!


     已经是四月了。花满楼静静的领来又尖酸…又刻毒,那大奶奶被昔汉武寄霍光,刘备托葛亮,朕之抢着将荷包掏出来,慌忙中一个不”他身形就像是一片云般在胡铁湘语,奇异地结合而光辉耀眼。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jyx123.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