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教育 >
少儿读“经”有何利弊得失?儒学专家热议
2017-09-22 19:35
  

  原题目:少儿读“经”有何利弊得失?儒学专家热议

退学读私塾、父母担当读经“家教”、课余“读经班”异常炽热……针对少儿读“经”不断涌现的探讨,9月20日-21日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举办的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特设“少儿读经利弊得失之检查”专题论坛。与会儒学专家以为,中国教导正在逐渐回归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语境。
“经”指以《四书》《五经》为代表的儒家经典,近几年来,教育范畴掀起了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高潮,尤以青少年教育突出,对于少儿读“经”的利弊讨论也一直没有结束过。

在本届世界儒学大会的讨论中,多数儒学专家认同少儿读“经”。台湾汉学教育协会理事长、东海大学人文学系兼任讲师王财贵说,经典是圣贤的著作,是从人性动身的智慧结晶,所以读“经”是一种完整的人格教育,能实现开发人道的教育目标。他认为,读“经”应该从小开端,越是早期的教育,对人的影响就越大。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朱杰人也表示,记诵是祖先传播下来的优秀教学办法,对于增强汉字教育、提升少儿记诵才能等有积极意义。但除了背诵外,读“经”还应注重解疑释惑,记诵与懂得并重。朱杰人还特殊指涌现代汉字的学习也需注重追本溯源,不能随便说明,应通过《说文解字》解释汉字,传承汉字之美。
如何对待现有公共教育体系与中国传统书院教育的关联,成为当天参会专家热议的焦点。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学、弘道书院院长姚中秋说,儒家经典为主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通过教材形式进入学校课堂,解释教育正逐渐回归到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语境中。但书院教育尚未纳入公共教育体系,在书院接收教育的孩子没有主流社会承认的正式学籍,在升学、深造等环节遇到艰苦,书院教育合法化、如何施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公共教育的踊跃作用,是当前的现实问题。
长年从事读经教育的四海孔子书院院长冯哲希望,未来社会或可尝试建构国学教育的学制,组建专门的老师梯队,让书院、私塾等教育机构在现实社汇合理存在、顺利发展。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王学典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世界儒学大会设置少儿读“经”这一话题,就是为回应社会热点,让儒学大会、儒学研究不仅是学术界的高端学术讨论,也关注“接地气”的社会热门。
王学典认为,读“经”受到重视,与中国教育逐渐回归到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语境,儒学研究中心正转移到中国大陆有亲密关系。但公共教育体系是当前的主流教育体系,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可以作为公共教育体系的补充,完善人格教育。只管现行公共教育体系存在缺点、问题,但是这些问题能够在发展中解决,不应整体否认。书院、私塾教育应发挥其对公共教育的弥补作用,共同晋升、完善中国教育体系。
中国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出席第八届世界儒学大会做主题演讲时也表现,中国正在推动中华传统文化融入学校教育,在遵守学生认知规律、教育教学规律的条件下,将优秀传统文化全方位融入思维道德、艺术、体育、文化知识、社会实际等教育,贯串于启蒙教育、基本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持续教育等领域 责任编辑: